首頁 > 新聞故事 > 焦點人物 > 正文

兄弟同心孝父母

積善之家好家風

在楊家從祖輩始即為積善之家。楊立仁和楊立新的爺爺在新中國成立前辦過私塾,行過中醫,在鐵佛、油榨等十里八鄉人稱“先生”,可謂名留后世、德及鄉梓。他的家庭、家教、家風理念,始終是以傳統的儒家思想為精神動源,因此給唯一的兒子也就是楊立仁和楊立新父親取名為“傳儒”。“爺爺經常囑托我們,要按‘仁義禮智信’排序依次取名,意欲把‘仁’、‘義’的道德原則、道德標準和道德境界‘傳’給后代,‘立’于后世。”楊立仁回憶說。

楊傳儒今年已89歲,2007年身患腦梗導致半身不遂。91歲的老伴,2009年身患阿爾茨海默病(俗稱老年癡呆)。從那時起,他倆生活起居已不能自理,隨著年紀的增大,身體每況愈下。

楊立仁、楊立新哥倆均為普通的下崗職工,他們雖然兄妹6人,但或因在職脫不開身或工作在外地,日常照顧父母的重擔主要落在了他們兄弟倆肩上。作為長兄的楊立仁與共和國同齡,退伍軍人,共產黨員,上世紀70年代就創建、領辦城關鎮鎮辦企業。所有認識他的人均會異口同聲地說:立仁是個好人,是個熱心腸的人!老四楊立新雖性格內向,不善言辭,但做人做事穩妥、實在。

在這個四世同堂的大家庭里,傳統的責任感和忠孝理念與同時代的主流思想相互融合。

久病床前有孝子

常言道,久病床前無孝子。然而,在這個大家庭倫理道德文化的蔭庇下,卻用愛心與真情詮釋了孝道的真諦。

父母二老吃喝拉撒幾乎都在床上,吃飯要喂,拉撒要接,大小便經常不受控制,拉撒在衣服和床上是經常的事。母親的病情一年不如一年,經常是這邊剛放下碗筷,那邊就喊著要吃飯。這邊剛扶她上過衛生間,回頭大小便就又拉在床上,不分晝夜。還沒安頓好母親,父親那邊一會要撓撓癢,一會要捶捶背,一會又要喝水、吃零食,甚至半夜要起來看電視。楊立仁每天晚上最多能睡三四個小時,疲憊的身心白天只要一坐下,馬上就想進入夢鄉,幾乎天天如此。“服侍老年人就和帶小孩一樣,要有耐心。”楊立仁說。

其他兄弟、姊妹、家人對老大、老四的艱辛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只要稍有空閑,都會前來探望、陪護父母,買菜、做飯、洗衣,盡力減輕些他們的壓力。

說起這哥倆,他們的細心體現在方方面面。為防止和避免父親肌肉萎縮,每天堅持給其四肢按摩、泡腳,促其血液循環;春、夏、秋季,每天堅持擦、洗身體,冬季每周去浴池泡澡一次;在墻壁上安裝扶手,牽拉著讓其走步;給父母購置輪椅,每天陪伴著他們外出散步、曬曬太陽。在飲食上,他們迎合老人的口味,每天做出老人最喜歡吃的食物。

做飯、喂飯、洗洗刷刷,喂水、喂藥、擦洗翻身……在這個家庭,看不到老人邋遢的樣子,家里也總是有條不紊。事無巨細,照顧二老每天生活的起居,十多年來幾乎已經形成了一套固定的模式流程,也成為家人的習慣。而隨著二老年紀的增長、病況的加重,這模式流程會更復雜、更嚴謹。

“雖然父母是現在這種情況,但只要他們在,我們就有依靠,就有一個家。我們要盡最大努力,讓他們活得精神,活得快樂。”楊立新望著父母,含著淚水道出了心聲。老父親看著孩子們漸漸變老而不斷忙碌的身影,經常是潸然淚下,泣不成聲,喃喃自語道:“是我拖累了你們啊。”

十年如一日的堅守

行孝并不難,難的是十多年如一日的堅守,更難的是兩個幾乎同時癱瘓的老人需要同時照顧。天天如此,月月如此,年年如此,寒來暑往,十年如一日,一日轉十年。這一溫情的堅守,換來了兩位老人平安開心的每一天。

“人老了就如同小孩,有時比小孩還敏感。”這是楊立仁的切身體悟。弟弟楊立新隔天上一天班或白班、夜班連倒,一人照看兩位癱瘓老人是常事。為了能讓老人心情愉悅,不管多累,無論心里有多苦,楊立仁他總是親柔和善。有時父母會說些生氣、難聽的話,尤其是母親經常做些反常的事,說些不著邊際的話,他要么順著、要么幾句玩笑話哄著老人高興,哄著“老小孩”精神快樂。楊立新則是工作單位、父母住處兩點一線地奔跑著,為的是照顧好老人,也是為了減輕長兄的身心壓力。他常說:“照顧自己的老人,為了老人做自己該做的事,為了讓老人有尊嚴地生活著,這都是應該的,也是本分。”  

鄰居鮑文席說:“楊立仁很辛苦,一般人做不到,我們家也有老人,我沒做到這一步,這方面我比較敬佩他。他不僅這方面做得好,平時小區里的鄰居,不管誰家有事,他都第一時間到現場,我們都非常敬佩尊敬他。”

對于幸福的家庭、幸福的生活,人們有不同的理解,但對于這兩位癱瘓的老人來說,有這樣的孩子們的陪伴,他們覺得很幸福,很滿足,也很幸運。今年8月份,高齡的母親安然辭世!

“楊立仁父母癱瘓十年了,照顧這十年不容易,我們號召全社區居民都向他們學習,他們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。”濉溪縣濉溪鎮閘西社區主任孫芹對于兄弟倆的付出很受感動。

■ 記者 朱冬

責任編輯:任曉偉
本網登載的內容版權屬淮北新聞網所有。未經事先協議授權,任何個人及單位不得轉載、復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0
快乐飞艇杀一码的网址